两性故事

将军好大啊轻一点,世界上最帅的人

作者:admin 2020-03-26 12:13:03 我要评论

    张婶很自责,早上少爷叫她给少夫人做一碗大补汤,做当归搭鸡汤煮,谁知道少爷看见后觉得当归太少了,肯呢个不会太补,所以他让张婶多放一点,谁知道他一直不满意,还自己动手的抓了一大把,看的张婶都不知道怎么说。

    她至今还记得厉少炀当时说了一句话:这就大补了。

    现在的确是大补了,可是现在补的太过,不仅少夫人难受也折腾坏了这群下人。

    “张婶,现在怎么办啊。”其中按着林依依的人问,男佣人现在全部都在外面打着电话,一个个的也是急的不行。

    “我哪知道怎么办啊,现在就等着少爷接电话了。”张婶踱步走着,林依依身上是越来越红了,身上也开始冒出了虚汗,身上烫的不行。

    “张婶,我看少夫人是难受的很。”女佣这么说,张婶去厨房拿了好多冰块出来,让她们给林依依降降温。

    张婶急的都要哭了出来,她是知道女人不能这么补,可是厉少炀的命令她又不能不管,不仅让林依依吃了,还把一整碗的当归全部吃了。

    “张婶,可以给穆少爷打电话啊。”有女佣提议。

    张婶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不行。”她手反复嚼着:“这是如果打给穆少爷,少爷会不高兴的。”

    女佣都快哭了起来,林依依要是出了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能幸免。

    “张婶,你可以打给穆少爷,让他把电话给少爷啊。”林依依挣扎的更厉害了:“如果等着少爷的话少夫人恐怕等不到了。”

    纠结了一会,看着林依依确实不行了,张婶才动手给钱穆打了个电话。

    “喂,你好。”钱穆特有的温和声音传来,让张婶都快激动的跳了起来。

    “穆少爷,请问少爷和你在一起么?”

    钱穆看了一眼正在和外商谈事情的厉少炀:“在。”

    “穆少爷,可以帮忙给少爷带个话么?”张婶小心奕奕的说。

    “你说。”

    “让少爷快点回来吧,少夫人出事了。”

    钱穆感觉头脑像是被重击了一下的闷响着。

    “怎么出事了。”钱穆焦急的问着。

    “这个?”听着张婶支支吾吾的说,钱穆忍不了的瓜儿电话就坐回去。

    “怎们了。”厉少炀看着钱穆脸色有点不对,关心的问:“是不是那个小女友又来气你了。”

    “刚刚张婶打电话来说,林依依出事了。”钱穆如实说。

    厉少炀震惊了一下,站起来对着外商伙伴道歉,将合同约到了改天。

    拿着衣服问:“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

    厉少炀拿着手机的时候一看吓了一跳,竟然有接近六十个电话,而都是别墅里面打出来的没,这下在悠闲的心思都没了,坐上车就飞快的开了回去。

    “少炀,昨天不是好好的吗?”钱穆不解,昨天回去的时候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出了这么严重的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厉少炀飞快的加紧车速回去。

    他心里焦急的很,因为那几十个电话让他仙子啊心烦意乱,当车驶入别墅的时候吓愣了在车上的两人,院子里聚集了整个别墅的保镖,看到此情此景,厉少炀忍不住的下车向别墅内跑去。

    张婶看到厉少炀回来,心里很是激动,看着厉少炀还站在那,张婶忍不住走过去将厉少炀给拉了进来。

    “补过了。”这可就让厉少炀疑惑了,什么补过了。

    豁然一想到今早上让张婶做得补汤,没事啊,就算补也不会成这样子啊。

    钱穆一看到厉少炀发呆,走上前去抱着林依依,厉少炀心像是被摔在了地上,身体本能快于脑速的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钱穆正想抱起女主的手。

    钱穆也愣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到林依依如此难受,就想也没想的鲁莽走上前,忘记了她是厉少炀的妻子。

    “少炀,我只是觉得要快点送依依去医院。”钱穆看着厉少炀明显黑了的脸尴尬的说。

    厉少炀也尴尬了,他知道钱穆可能是救人心切,但是看到他抱着林依依的刹那,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钱穆说完后两人都尴尬了,厉少炀将林依依从钱穆的怀里接了过来,另外一只还拉了一下林依依掉下来的衣服。

    厉少炀带着林依依坐上了后座,而钱穆则是坐上了驾驶座便往医院驶去。

    别墅里的佣人看着这一幕纷纷表示终于得救了,刚刚少夫人的动作可是吓坏了他们。

    现在厉少炀可委屈了,今早上张婶丢了那么少,他不过是多丢了那么一点点,怎么会闹成这样啊,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抱着林依依。

    纠结了一会厉少炀就自我调节的整理好了,毕竟一切都是以林依依的身体为初衷,虽然过程出了一点差错。

    到医院的时候医生看到林依依这样,医生又是将厉少炀一阵好说。

    “我说你啊,这位小姐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你竟然这么大补。”医生看着厉少炀人模人样,也没怎么说出更犀利的话出来,只是他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连这小小的常识都不知道,还真以为是鸡蛋,多吃就补啊。

    钱穆站在一边看着厉少炀被训的连话都不敢说,还低声下气的问就觉得好笑。

    “医生,依依没事吧。”钱穆看着厉少炀这模样,实在是忍不住的出声救场,看着厉少炀那救星般的眼神,钱穆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有谁能想到堂堂总裁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医生给训的说不出话啊。

    “没事,小问题,输点水后冲一下血管里的药性就可以了。”

    厉少炀听说是小事立马炸毛了:“医生,都那样了还是小事?”

    “你们这些外行人不懂,我们是最清楚了,这就是小事。”医生不耐烦的说。

    看到厉少炀忍不住的青筋爆发,钱穆适时的将他推了出去。

    “少炀,别闹,你难道还真的想为了这种小人物脏了你的手啊。”钱穆轻声说。

    厉少炀渐渐冷静了下来,随着他的几道退了出去,可是心就是静不下来,哪怕医生说了没事,他信不过外面的医生,可是杨森前几天请假了,不然他才不会来这种小医院呢。

    感觉到手机震动,厉少炀拿起来一看,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少爷,少夫人好些了么?”杨森轻声的问,语气中带着点害怕。

    “你说呢?”厉少炀咬牙切齿的说。

    “我听张婶说了,像少夫人这种情况没什么大碍,虽然看着有那么严重,可是却是没什么问题的。”杨森小声却专业的分析着林依依的症状。

    听到杨森这么一说,厉少炀原本慌乱的心静下来了,果然杨森的话才能使他信服,可是他却不想给他好脸色看。

    “你好意思说,在这个节骨眼上回去,是不是想死啊,不想工作直说啊,没事的时候见你天天在眼前晃哒,这有事怎么找都不见个活人,你说我要你干啥我。”

    厉少炀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些话后就挂断了电话,留下杨森一个人在电话的那端揣测不安。

    “少炀,你又吓唬杨森了。”钱穆在一旁笑着说。

    “活该吓死她。”

    正巧这时急救室的门被打开,林依依躺在床上被推了出来,此时她全身已经没有非正常的红,有的只有虚弱。

    “依依。”厉少炀伸手抚摸在了林依依的额头上,体温也降下去了。

    林依依睁开了紧闭着的眼,看着眼前的厉少炀,虚弱一笑:“我没事。”

    说完后又闭上了双眼继续睡着。

    厉少炀宠溺的摸着她的额头:“睡吧。”

    钱穆看着林依依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现在对这个林依依很是好奇,初见她时是那么落寞,明明厉少炀对她还不错,哪个才是她啊。

    有了这一层认识,钱穆更加关注着林依依的一举一动,他想看清她。

    林依依这次可算是被厉少炀整惨了,在医院呆了近四天才出院,其实第二天医生就说可以出院了,可是厉少炀看着林依依虚弱的样子,非要强制她多住几天。

    看的钱穆转身就想走,他的朋友什么时候这么落魄过啊,最主要的一点是有点丢脸。

    林依依也为这为了能多住两天和医生大吵的厉少炀感到丢脸,还真是从来没这么丢脸过啊。

    出院的时候林依依发现这是她父亲住院的医院,她一心想去看一下,可是看了一下厉少炀阴郁的脸色,想了想还是算了。

    如果这个时候去,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乱子呢。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在拐角处林依依看见了正在散步的父亲和林暮。

    林冲阳看到林依依后原本想冲上来大骂她一顿的,可是看到她虚弱的让厉少炀扶着,而且脸色也不是很好的模样,他愣了,什么时候林依依出现在他年前的时候不是活力四射的啊。

    林暮看着林冲阳看着姐姐,他害怕一不小心父亲就冲上去大骂姐姐,看她的样子好像生病了,他想上去慰问一下,可是想着父亲还是算了。

    “爸。”林暮看着父亲一直盯着林依依看,害怕他做出什么事,更何况厉少炀还在这。

    林冲阳听到林暮换他,看到他那焦急的脸色和轻轻摇头的动作,林冲阳在心里叹了口气。

    “哎…”说罢转身便走。

    林依依看着父亲漠然转身的背影,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想叫住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厉少炀看着林冲阳走了,正心里得意呢,刚刚看到他的时候,厉少炀就发誓如果他敢为难依依的话,他就打死他。

    还好他有点自知之明。

    “走吧。”厉少炀说。

    “嗯。”林依依轻声应答。

    钱穆则是很奇怪的看着那两个男人,想着他们和林依依是什么关系,看着林依依刚刚的表情来说,必定不是什么简单的关系。

    “老公,你说我这次怎么病的这么奇怪啊。”林依依疑惑的问。

    林依依住院后不止一次问过厉少炀,可是每次都被他糊弄过去。

    厉少炀

尴尬的挠了挠头:“这个嘛,你肯定是吃错东西了,没事的。”

    “可是我记得那天早上我就喝了点鸡汤啊?”林依依还是很疑惑,疑惑那天到底干嘛了。

    她记得喝了鸡汤后变和张婶聊的欢,后来她就觉得不对劲了,整个身体都烫了起来,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林依依气愤起来。

    “一定是那碗鸡汤的原因。”林依依明确的点了点头。

    “是么。”厉少炀的嘴角僵了僵,看的钱穆一阵好笑。

    “你笑什么?”林依依疑惑的问着钱穆。

    “没有,我只是想到一些好玩的事。”钱穆转移着话题,他实在是看着厉少炀那张臭臭的脸就很想笑啊。

    “好玩的事?什么事啊。”依依问。

    “男人之间的事,你确定要知道?”钱穆正经的问。

    林依依以为他和厉少炀有什么事瞒着她,不过一看他这表情不像是做了亏心事的啊,林依依巧妙地转身看着不远处的湖说。

    “不想知道,老公,你看那边那个湖好漂亮啊,我们过去玩玩。”说着便放开厉少炀想那边快速走去。

    厉少炀和钱穆在身后笑的不可开交,厉少炀一拳打在了钱穆的肩上。

    “真有你的,真是救好友出水火啊。”厉少炀夸奖的说。

    “你这个朋友没白交。”

    “矫情啥啊。”钱穆白了一眼厉少炀,这人不说话好比修罗,一说话又这么肉麻,真是受不了。

    说完表向林依依的方向追去。

    三人一前一后的在医院的草坪上走着。

    <!-- csy:20974516:805:2019-11-14 10:36:30 -->
相关文章
  • 将军好大啊轻一点,世界上最帅的人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