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坏人不敢靠近哪种女生,女孩说受不了是什么意思

作者:admin 2020-04-07 12:01:31 我要评论

“一二一、一二一……”

    训练场上,拿到了新枪的警卫排列着整齐的队形跑操。崭新的汤普森在性能上自然是要比老旧的花机关要优秀的多,在新枪发到了手里之后战士们的士气明显提高了一大截。至于中间阎老西的那些算计,就没有必要让战士们知道了。

    “唉,小姚。”

    正在跑操的中间,队列中间三班队头的魏铁柱小声的对身前二班队尾的姚栓柱小声的问到。

    “干嘛。”

    出操的时候正常是不许随便讲话的,可耐不住魏铁柱一直在后面问,姚栓柱也是一个活泛的性子,索性也就搭理了魏铁柱一声。

    “前天听说你带着几个战士和那个胡老头下山去了,你们是干嘛了?”

    自从胡铁嘴彻底塌下心在团里干之后,团里的战士们就一直好奇团长留着这么一个就会讲故事的老头有什么用。借着出操的机会魏铁柱便问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别问了。”

    听到魏铁柱问这个事,姚栓柱想都没想就直接给掐死了。那天团长见窦天宝的时候他就在外面站岗,虽然听到了一些东西,但还是严守纪律没有乱说。

    “你肯定知道,快和我说说。”

    魏铁柱最会听话,一听姚栓柱的语气就知道他没有说真话,立刻追问到。这次姚栓柱干脆就不再理会他,专注的抱着枪跑步。他进入警卫排的时间不长,还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警卫排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对于他来说不算轻松,还有二十圈没有跑完,他可没心情和魏铁柱闲聊。

    “小姚,你和我说说。”

    魏铁柱不依不饶的再姚栓柱的身后磨烦,小姚没说什么倒是把他身后的一个人给烦的不轻。

    “班长,你就别再问了,咱们是有纪律的,有些事情必须要保密。”

    易飞低声的提醒着,不禁为魏铁柱感到头疼。自己的这位班长什么都好,就是嘴实在太碎了。

    “去去去,你个新兵蛋子,还管上老子了,信不信一会儿我揍你。”

    魏铁柱正在低声的吓唬易飞,却没有发现他们这边的说话声早就引起了雷子的注意。雷子一双大眼睛猛地一瞪,大声的喊道。

    “魏铁柱、易飞、姚栓柱!你们三个加跑十圈!”

    训练的时候雷子说一不二,三人都知道这个时候要是反驳的话只会让雷子再给自己加码,铁柱的嘴最后也只是嗫喏了两下就闭上了。

    ……

    牛金寨之外的山路上马蹄声哒哒的响,一骑快马扬起了一朵朵雪浪朝着军营的方向奔去。

    “小

常,你回来了。”

    进入到了牛金寨的范围之后,越过了两重暗哨在确定了来的是自己人之后424团的明哨现出了身,拦住了来人道出了对方的身份。

    “是,受累帮我看一会儿马,我先去和团长汇报一下。”

    “好的,你尽管去吧。”

    和岗哨的同志快速的说了两句话之后,小常脚步飞快的朝着寨子里面走。

    今天,晋绥军的混成三旅已经进入了井陉境内,前方二营已经接到了命令前去接应,小常正是被刘川派过来汇报的。

    然而小常在到了团部之后,却没有看到岳斯良的身影,是王双印接到了他的汇报并给他的回令,而岳斯良本人此时则在神枪队和战士们进行战后总结。

    在南嶂一场恶战之后,424团损伤严重,而且地区警戒其实还并没有解除,所以岳斯良也就迟迟没有开集体的战后总结会议。但在这中间,岳斯良也没有干呆着,在下面各部分已经开了几次小规模的总结会议,今天就到了神枪队。

    平心而论,这一次南嶂战斗,神枪队的表现很不错。首先在攻打南嶂的第一晚,便是耿双喜他们的冷枪建功打瞎了南嶂鬼子的眼睛,后来的几次战斗之中神枪队又多次狙杀了鬼子的军官。在后来南嶂战斗的胶着阶段,又是二强子带着一分队在外围很好的完成了策应任务。

    但是,岳斯良开总结会议的目的却不是简单的表彰大会。他的愿望是带出一支能够成长的学习型队伍。每一次战斗之后,大家要讨论的是还有什么地方能够加强,并制定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训练方法。

    “团长,在和鬼子最后一波增援进行巷战的时候,我一共杀了四个鬼子。”

    在说到最后佐佐木带着混成编队和一营进行巷战的时候,耿双喜便做出了这样的汇报,其中不无得意。

    岳斯良这里也是欣慰的点着头,直想当初同意耿双喜进入神枪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这才几个月的光景,耿双喜就凭着一手好枪法成为了神枪队的副队长。而且他也清楚,在南嶂战斗的最后一个阶段,一营和佐佐木之间的战斗说是巷战,其实还不如说是一营的艰难退守。在那样艰难的局势下,狙击手的每一次射击都有着巨大的风险。这次的战斗就有足足六名神枪手是在击毙一个敌人之后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随后便被鬼子给击毙的。

    在这种前提下,耿双喜竟然还能够击毙四名鬼子,可见他在狙击战中确实有着很强的实力。当然这也让岳斯良的心里产生了一丝好奇。

    “喜子,那你是怎么做到了,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听到岳斯良这么问,耿双喜当即毫不犹豫的献宝一般的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那一件伪装服。

    “团长,我就靠着这个东西,当时我把这东西披在身上,趴在废墟里面和那些砖头瓦块就是一个样,小鬼子根本就没发现我,只要小心鬼子的机枪和炮弹,那些步兵就一打一个准!”

    “我看看。”

    岳斯良兴趣大起的接过了喜子拿出来的那一堆烂布头儿编的伪装服,看着它的样子破破烂烂,完全就是黄几几灰呼呼的土石颜色,甚至在一些地方还牵出几根绳子头,系着木棍瓦片,布片之间的缝隙还乱七八糟的插着茅草。

    “团长,这上面的很多东西都是我后来就加上去的。”

    耿双喜见岳斯良看着自己的那件宝贝一阵阵出神,补充的说到。岳斯良这里却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脑海之中飞速的转。

    这件伪装服毫无疑问,伪装的能力并不是特别的强,而且制作的也非常的粗糙,但这不妨碍给岳斯良打开了一个思路。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了起来,枉自己建立的神枪队将近十年的光景,还在神枪队上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竟然对伪装服一直没有一个十分清晰的概念。

    “如果没记错……貌似狙击手的伪装服是叫……吉……吉利服……应该是这个名字。”

    二十多年的时间,让原本很多无比的清晰的记忆都变的模糊了起来。参加了革命之后,在军事上的事情还都是从零起点开始努力。

    眼前喜子的这件伪装服虽然和吉利服相去甚远,吉利服是各种碎布条编织在一起,穿在身上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拖把,隐蔽性十分的好。至于喜子的这一件则在思路上更加接近迷彩服。

    想到这里,岳斯良不禁心内感叹,果然在很多的事情上还是要群策群力的好。俗话说,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这一场战争绝不是一人之力就能够扭转局面的,众人同心戮力所爆发出来的能量是不可想象的。

    “喜子的思路很值得我们的学习,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能够随机应变及时给自己做出伪装,我个人认为这种伪装服很值得推广,二强子,你是队长,你觉得怎么样?”

    说话,岳斯良转头看向了一边的二强子。此时他依旧在抱着自己的那一杆莫辛纳甘步枪,听到岳斯良问自己,点了点头。

    “很好,可以。”

    见二强子还是这么一个闷葫芦的样子,岳斯良也不以为忤,他早就习惯了对方的说话方式。不过就在他以为惜字如金的二强子话已经说完之后,对方再一次开了口。

    “中正式不错,后坐力有点大,可以替换一些。”

    听到二强子这么说,岳斯良心里也就有了底。这一次老蒋拨下来武器里面除了汤普森冲锋枪以外,还有五十支中正式步枪。

    说起这中正式步枪,岳斯良的心里也是有些矛盾的。这支步枪是根据德国的毛瑟步枪为原型仿制的,各项数据都很优秀,理论上的有效距离甚至能够600米,在综合性能上可以说还要比鬼子的三八大盖更优越。

    可是中正式那良好的弹道性能、枪口初速度、杀伤威力不是没有代价的,在带来这些的同时,中正式的后坐力也格外的大,身体素质差一些的很难发挥出他的威力,理论上的600米有效距离甚至只能达到300米。

    不过现在看来,二强子对于自己的队员有着很大的自信,他相信被莫辛纳甘磨练出来的战友能够驾驭的了中正式。仔细想来这也在清理之中,神枪队的伙食比警卫排还要好,其中每日的二三四待遇更是让其他队伍的战士们眼红不已:这所谓的“二三四待遇”指的就是每天二斤杂粮、三两细粮和四两副食。在这样的伙食待遇下,神枪队的身体素质肯定是不含糊的。

    “好,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我就先拨给你一些中正式进行替换。”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坏人不敢靠近哪种女生,女孩说受不了是什么意思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