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手机顶端小孔是干嘛的,龟头顶到处女膜

作者:admin 2020-05-23 12:22:22 我要评论

小说在线阅读щww.Нuaxiangju.co

    我重新回到王宫,见了赢桑。

    他冲过来问我的第一句话是,“死了?”

    我郑重地点头,“死了。”

    他瞬间失声,一片怅然。

    “陛下,”我忽脱口而出,“我想知道,先帝遗诏还在么?”

    他明显有些不知所措,不安道,“清姐姐问,问这个做什么?”

    看这慌乱的神情,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个要求有多不近人情。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不管这诏书是真是假,对他来说也许并不重要。反过来,来自任何人的,包括我的质疑,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威胁。

    他习惯做这个王了吧。

    我歉疚道,“不忙。”

    他方如释重负,笑了笑。

    恰时,霍沂和陈叔叔走了进来,便是来重新商议地宫之行一事,既然没有邓高阻挠,大家很快便达成一致。

    他们既爽快答应放重山,我便也没什么异议。

    只是我一看到霍沂为赢桑尽心尽力的模样,就会想起他曾经背叛过公子,于是我看他的眼神也有了恨意和不屑,只是自己没有察觉。

    出宫时,陈叔叔同我一路。

    他随口提到,“清华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我听这话似有深意,便道,“您不妨明说。”

    “关于丞相,你可曾听到什么流言?”他确实问得明白。

    我便冷笑了一声,“究竟是不是流言,您心里还不清楚么。”

    陈叔叔抱屈道,“定是邓高。清华,你千万不要受他挑拨。”

    我停下脚步,“看来,您的确知晓内情,难怪这些年,父亲始终不肯和陈叔叔修好。到现在,清华总算是明白一些了。”

    他苦笑道,“我不敢说自己问心无愧。旁的我也不多说了,只是那密卷,陛下志在必得,清华万勿儿戏。”

    我点头,看他先行走远,心中不免感到一阵凄凉。

    变节这回事,只要自己看得开了,就没什么了不起的了。

    城门之下,我耐心地等着一个人。

    远远地就看见阿礼驾车驶来,穿过城门口。

    他朝我点头,我方上前去,揭开帘子,却见重山斜倚一旁,俨然熟睡。他看上去,比先前好很多了。

    我轻轻唤了他的名字,他的眼皮只是微微跳动,并未醒过来。

    但我,已经觉得十分难得了。我稍微替他理了理身上的毛毯,便准备离去,刚转身,我的手不知怎么被他轻轻拉住。

    我惊喜地回头,却发现他仍是沉沉昏睡。我想他兴许是做梦了吧。于是我悄悄将手抽回,放下了帘子。

    我回头嘱托阿礼道,“交给你了。”

    和阿礼别过,我才转身,踏上了另一辆马车。

    我的身旁,就只有良生一个了。

    我们相视一眼,就像彼此看透了此行的结局。

    我们相对无言,只听得见飞奔的马蹄声。

    骊山,峰岩重叠,岭上松林苍翠,辟萝满目,芳草连天。轻风过处,飒飒生响,野物生灵,漫游自在。

    往地宫修了一条大道,清了丛生荆棘,斩了旁出枝丫,路面以青石板铺就,道旁青松直入云霄,亭亭如盖。

    香雾沉沉,影影绰绰,前方现出一座巍峨宫殿,深山中,又是黄昏下,独显得一丝诡秘,心中生起些寒意。

    人马即停。

    这就是骊山太庙,太庙背后是王陵,王陵旁边一座丈余白玉门,地宫便由此而人。

    此刻所有人都选择静默,只有霍沂上前来恭请。

    我轻轻扣响门上玉环,连着三下,这门就自然从右往左缓缓推开。

    “姑娘先行。”霍沂道。

    我从他手中接过火把,小心翼翼领着众人,一路慢慢前行。这条石阶路,一是曲折,二是长远,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才真正抵达地宫。

    这眼前景色,瞬间令人叹服。

    此是地宫第一殿,金碧辉煌,流灿熠熠,名叫安夜殿。殿周由从石阶流出的银水河环绕,一座石桥搭于银水之上,以供渡河而用。殿内亮如白昼,乃托夜明星空所赐,抬头一望,大大小小,远远近近,犹如银河之象,琳琅满目,似伸手可摘,堪胜人间风流。

    赢桑便欲登上石桥,我忙拉住,“走便走,只不要往下看。你一低头,便看见波涛汹涌,水涡急旋,霎时头晕目眩,便会跌入水中。”

    “跌入水中会怎么样?”不知是谁,在身后问起来。

    我便道,“这不是普通的水,是银水,滴肉见骨。大家小心。”

    我仍众人有序前进,目视前方,只是,还是有人没有听我的劝告,只听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接着扑通一声,是落水的声音。

    “不要看!”我立马大声警告,身后那阵骚动不安的声响才戛然而止。

    我接着道,“继续走就是!”

    终于安然无恙过了桥,这时,他们都紧张地盯着我,直到我点头,他们才刷刷转过头去,只见那水面上,只飘着一袭黑色的衣袍,人早已不见。

    底下一片唏嘘,众人的脸色一时间也变得十分凝重了。

    我便道,“这里的每一处,都可能成为命丧之地。大家务必小心。”

    “是。”众人齐声应答。

    我们接着往前走。

    殿内陈设,布局,倒和平日所见并无不同,珍宝,古玩应有尽有。

    只是四面八方各多了一面偌大的水方镜。

    霍沂到处转了转,便问,“八方密卷,就在这儿么?”

    赢桑也看着我。

    我便道,“不在。”我指着那两面镜子道,“这后面,有八张门,一张生门,一张死门,余者六张,皆是暗门。”

   &nbs

p;“何谓生门,何谓死门,何为暗门?”陈叔叔问道。

    “生门,即通往第二殿;死门,即入即死。暗门,便是进退无门,永世不得出。”我回道。

    我接着道,“想必你们从前派的人,要不是入了死门,要不就是入了暗门。”

    赢桑和霍沂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还请,姑娘指教。”霍沂无奈道。

    要我时隔六年,单凭记忆,找出那道生门,的确没有十分可靠。所以,我预先在脑海中将公子那日带我走的情景重新回忆了一遍,将地宫各殿分布画成一副地图,才悟出了几分道理,五殿全部是按照五行八卦来建的,除了一处,都和公子教我的不谋而和。

    “第二殿是思宁殿,思宁殿属金,生于正西,所以,生门应该在正西。”我暗自想着,不知不觉就走到左面镜前。

    我看着这镜子许久,迟迟不肯推门,因为这和我记忆中的那道生门,有所出入。事关重大,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犹疑再三。

    “怎么了?”良生悄悄来问。

    我便将疑惑告诉了他,他便也陷入了沉思。

    他忽然道,“我明白了。因为镜像与实际相反,如果从这边入,实则,入的是暗门或是死门。而真正的生门,应该在那!”

    他指着正东那面镜子道。

    我恍然大悟,“是了,这就通了。”

    当我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霍沂忽然狐疑道,“你不是诓我们吧?”

    我冷笑道,“若是害怕,还是别跟来的好,现在撤出也还来得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手机顶端小孔是干嘛的,龟头顶到处女膜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