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躲在婚纱下面玩新娘,大胆白虎木耳人体有点黑

作者:admin 2020-05-26 12:01:27 我要评论

    苏离看了胡四爷给自己堂里的近况,也就刚才那三人野心最大,最近在底下做的小动作不少,而且手里的势力也形成了一点规模,有些棘手。

    至于其他人,也就是首当其冲的这三人的应声虫,不足为虑。

    虽然郭小子,虎纹跟刀疤几人对老大哥黄爷的出现不以为意,但总的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

    特别是跟在他后面一同出现的,还有久不问事的,许多堂里的老人。

    现在竟然一同出现了,郭小子心里突然闪过一种不好的预感。

    虎纹跟刀疤,他是从没放到眼里过的,一个愣头愣脑,整天直晓得喊打喊杀的猛汉,还有一个每日里阴沉沉的,毫无存在感的人,哪里会是自己的对手。

    郭小子在心里早就在堂里老大的位置给自己预定了,说不定还不用等黄爷过世,他就能得偿所愿呢。

    黄爷仍旧一副虚弱的模样,被人搀扶着做在首座上,还剧烈的喘息了好几秒,才让自己稍微好过一些。

    也就是简单的几个动作,却像是要去了他半条命似的。

    底下各怀鬼胎的众人,看着黄爷的模样,眼睛亮得发光,跟见着了食物的野狼一般。

    苏离笑着慢慢将在场所有人的神色,不动声色的尽收眼底。

    虎纹最先沉不住气,摸着自己光溜溜的头顶,大声的问道:“大哥,你今天把咱们兄弟们都叫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虎纹眼带期待,他心里暗喜道,不会是黄爷的身体越发不好了,所以准备立个推一个人上位吧。

    一想到这些,虎纹顿时眼带警惕的往郭小子,还有刀疤的方向瞅了几眼。

    虎纹能想到,郭小子也在黄爷一进门止不住咳嗽的时候,就想到了。

    但他信心满满的,绝对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看得虎纹恨恨的咬着牙。

    黄爷清了清嗓子,这才慢腾腾的指着苏离说道:“这是苏离,我前几日认下的女儿。”

    也不管底下被他的话掀起了如何的惊天骇浪,黄爷继续说道:“年轻时候不注意身体,现在老了,身体以前亏损的便显露出来了,我的身体现在的越发的不爽利了,以后堂里的事情就由着苏离代替我处理了,你们这些叔伯们,也在旁帮衬点,该提点的提点....”

    郭小子听到这番话的时候,面上还好,只是笑容变得格外的僵硬,放在两侧的拳头也满满握紧,再看向苏离的目光,也是上下打量中,带上了许多的鄙夷跟轻视。

    但虎纹可没这样沉稳的心性,一听黄爷竟然把堂里的事情都交给一个黄毛丫头来处理,顿时就心生戾气。

    虽然没明说,但意思不就是以后堂里老大的位置就传给这个娘们了嘛。

    “黄爷,您这说的什么话,一个娘们不去逛街购物包小白脸,干嘛混到咱们男人群里啊,也不怕污了这一身娇滴滴的性子。”

    虎纹率先发动,黄爷也只是但笑不语,苏离知道,现在该是

自己上场的时候了。

    苏离轻轻的放下虚搭在黄爷胳膊上的手,走到虎纹的面前。

    美人一动,才知道何为美到极致,一举一动均是诱惑。

    虎纹眼神逐渐变得幽声,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要将苏离搂紧自己怀里,“大哥,咱大侄女长这么美,你也忍心让她去操劳那些个又糙又麻烦的事情,不如就由我代劳了,大侄女就安心的跟在我身边,这就好了。”

    虎纹言语轻佻,带着一丝对黄爷的轻视。

    就是曾经再厉害的狮子,也是老了,就该为更有能力的年轻壮汉们让位了。

    虎纹边想着,嘴角的笑纹还没消失,就已然凝固在脸上,随即手掌心上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

    一柄小巧的飞刀,在苏离指尖飞舞。

    刚才虎纹朝苏离伸过去的手,已然被飞刀戳了个对穿。

    苏离:“叔伯们,你们可不要瞧我年小体弱,就欺负人哟,不然...”随后,说话语气突然变得凌厉非常,“这就是小瞧我的下场。”

    “上个对我动手动脚的人,那双手,估计都不知道躺在哪个粪坑里生蛆呢....各位叔伯还是不要随意的尝试为得好。”

    虎纹看着自己对穿的手掌,停顿了几秒,这才嚎叫着出声,“你竟然干伤我....”

    杀人越货的事情他没少干,这双手也不知道染上了多少人的血,从来没有人能伤到他一丝一毫,没想到今日倒是被个婊子给破了例。

    虎纹这下是一点黄爷的面子都不准备给了,直接抡起手掌就往苏离的脖子处伸,白润脆弱的脖颈儿,在一下秒就快要落入恶人蒲扇大的手掌心时,在场的其他人都预料到了将到的结果。

    虎纹果然是个锰子,好歹是个漂亮的女人,说弄死就准备弄死了,好歹也是黄爷亲自介绍出来的。

    可以了,这么美的女人,也不知道在床上是怎么的销魂呢。

    郭小子等人都准备好了,等下看黄爷他们难看的脸色了。

    让他带这么个玩意儿过来膈应他们,活该....

    可是,谁也没想到,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虎纹如铁掌般的大掌就被一只纤细的手给挡住了,然后....

    虎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始终都没在撼动过这只白润如上好玉石的手。

    再然后....

    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的眼前出现了幻觉。

    虎纹庞大如小山一样的身躯,倒飞,飞了...出去。

    飞了.....

    直到轰隆一声,砸到一套红木茶桌上,上好的茶桌被虎纹健硕的身子给压成了两半,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一副看鬼一样的模样看向苏离。

    苏离仍旧笑着,如娇花一样娉婷而立,脚下一分位置都没移动过。

    而另外一边,虎纹哀嚎着久久都起不了身。

    苏离轻飘飘的扫视了一眼其他人,娇娇的嗔道:“各位叔伯请见谅,我的脾气不是太好,千万别让我生气啊,不然发起疯来,连我自己都会害怕的。”

    明明是娇滴滴的语气,郭小子等人却从中听出了几分阴森森之感。

    特别是郭小子跟刀疤,被苏离着重盯了一眼,浑身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 chuanshi:22980950:176:2019-01-15 07:26:35 -->
相关文章
  • 躲在婚纱下面玩新娘,大胆白虎木耳人体有点黑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