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日本游轮购物骗局,顶到子宫_顶到子宫了_顶到子宫口了

作者:admin 2020-06-21 15:04:46 我要评论

    远在法的秦正南夫肯定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遭此磨难,才离别了苏挽歌两天不到,他们就已经忍不住了。

    进入了悉的怀抱里面后,苏挽歌才依稀有些安稳,虽然她没有说话和动的力气,但渐渐抚平的眉头还是能够看出她此时平静了不少。

    能够感受到苏挽歌的寒冷,夜司爵将自己的身子靠的更近了,他直接和衣躺在了苏挽歌的身边,将小小的身躯拥入了自己的怀抱。

    手上那点温热根本不足以温暖她的身体,剧烈的疼痛让她血液都要停止动了。

    但对于这切苏挽歌肯定就不会知道了,陷入昏的她犹如掉入了个大的冰窖,寒冷让她时不时的都会打个寒颤。

    摸了摸苏挽歌光滑的脸蛋,夜司爵将她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他试图用自己脸上的温度去温暖着苏挽歌那冰冷的手。

    挂断电话,夜司爵走回了苏挽歌的边,的人儿脸平静,只有的脸可以证明她刚刚发生了些什么。

    “知道了!”父子难得和睦的对话就这样结束了,两人都相应露出了个满意的微笑。

    有什么话能抵得上爸爸的句支持呢!对于苏挽歌的担心最终在夜弦的支持声中变得安定了下来。

   &n

bsp;嘴上这么说,可是夜弦的心里却是喜滋滋的,夜司爵长这么大几乎没有跟他道谢过,索了半天,他总隐约觉得这是夜司爵第次跟他说谢谢。早先为了躲b赵颖的来访,夜晴将自己房间的灯都给关了,坐在黑暗里的她原以为可以这么静静的坐到天亮,哪知道却迎来了夜司爵。

    屋里没有点光纤,夜弦不知道夜晴此时在干嘛,他小心翼翼的瞧了瞧房门,压低自己的声音叫了句:“夜晴!”

    自打夜晴成年之后,他也是很少会主动来夜晴的房间了,站在那门口,他顿时还有种陌生的感觉。

    夜弦回到家里后,第件事并不是回房休息,而是马不停蹄的走到了夜晴的房间。

    父爱如山,不止是夜弦对他,而且还有他对想念,看了眼苏挽歌的扁平的肚子,他轻声叹了口气,他对那个还未谋面的孩子也同样如此。

    他点点头,不予否认的回答:“当然有感触啦!今天我才真正明白父爱如山这个词语绝对不掺假!”

    怀里的想念已经累得睡了过去,看看自己的宝贝女儿又看看心爱的妻子,夜司爵温柔的就像是三月的春风般。

    直在注视着夜司爵的苏挽歌点点头,她搂住了夜司爵的胳膊,小声的喃昵着:“你是不是有些感触啊?”

    “我们回去吧!”看着夜弦安全的坐进自己的车里面,夜司爵才转脸对苏挽歌说道。

    他忽然意识到,也许之前赵颖告诉他夜弦病倒的事是真的,惭愧不断的在他心里面蔓延,只要真正成为个父亲的时候,他才能够这么彻底的了解个父亲。

    吃晚饭,时间也不早了,夜弦再次叮嘱他们要小心后就离开了。目送着他的背影,夜司爵的眼眸都染上了些愧疚。

    夜家人的心虽然很硬,但那也是颗火热的在跳动着的心,在苏挽歌和想念的缓和下,两父子的话渐渐多了起来。

    “爸爸,你自己多吃点!我们可以照顾好自己的!”意识到自己的爸爸已经没了往日的年轻,恐怕不是件容易消化的事,夜司爵试图想用这晚来的关心来弥补自己的过错。

    而且夜司爵注意到只要夹菜,夜弦总是会不由的将自己的眼睛眯起来,看起来似乎有些看不清眼前的菜般。

    夜弦早年意气风发的脸,现在也布满了些皱纹,再过几年他就要岁了,现在只要不定期染头发,他的头发就会露出几根银丝。

    没有想到夜弦也没吃饭的夜司爵心有些b澜,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细细的打量过自己的父亲了。

    本来在劝说着他们俩多吃点的夜弦,最后变成了自己敞开肚皮在吃,边吃,边却还不忘给夜司爵和苏挽歌夹菜。

    为了这俩孩子,夜弦自己也没有吃饭,现在大家都聚在了起,他那被紧张给掩盖的饿感终于涌了上来。

    手术完之后,苏挽歌的胃口不好,但是夜司爵的胃口倒是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不想让夜弦担心,他们俩都尽量的多吃着。

    父子间的冰山被他们俩互相的b容给点点的消磨掉了,没有因为夜弦说话很严肃而感到生气,夜司爵乖乖的点了点头。

    “快点吃,不要浪费了!”总是能将关心变成责怪的夜弦说话还是硬邦邦的,但是他的脸却是不容忽视的温和。

    担心这家子身体健康,夜弦度强硬的领着他们三个人去了餐厅,像是招待贵宾般的点了桌子菜。

    赶紧从苏挽歌的手里将想念接了过来,夜司爵宠溺的对想念说:“来,让爸爸抱你!”

    刚做完手术,苏挽歌连抱想念的力气都没了,本来试图把抱起想念的她,被腹部的剧烈疼痛给叫了停。

    “爸爸妈妈!”把抱住了苏挽歌的,她开心的喊着,声音由于过于激动,还不由的有些破音。

    大人们的聊天还未结束,想念就已经看到了苏挽歌和夜司爵的身影,她赶紧从最后个关卡里面钻了出来,利落的从儿童乐园里跑到了爸爸妈妈身边。

    难受是假,关心是真,以往觉得异常刺耳的话,今天也没那么让人难以接受了,夜司爵知道这是夜弦对自己的关心,他立马笑着点了点头。

    转而将目光看向夜司爵,他狠狠的拍了下夜司爵的手臂警告道:“吃饭了吗?没吃饭就快去吃,看着你这快要虚脱的样子,我就难受。”

    个虚弱的快要倒下的人说自己没事,远比个面红润的人说自己没事来的震撼,扶着苏挽歌的手不自觉的用了下力气,夜弦无声的点了点头。

    似乎都没那么难受了,她脸上不自然的露出了些满足,依靠着夜司爵,她点点头答道:“嗯,还好,已经没事了!”

    只是句这么普通的话而已,以前苏挽歌也曾在别的长辈那听到过,然而这话在夜弦的嘴里说出来时,却是让她感慨万分。

    主动上前扶了把苏挽歌,夜弦难得露出自己慈悲的面,他担忧的问:“孩子,你还好吧?”

    以前无论夜司爵怎么说苏挽歌好,他都从未心软过,但是今天看到脸苍白还拼命对自己微笑的苏挽歌,夜弦是不由自主的心软起来。

    <!-- chuanshi:22065402:533:2018-12-26 08:35:32 -->
相关文章
  • 日本游轮购物骗局,顶到子宫_顶到子宫了_顶到子宫口了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