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总裁冲破了那层阻碍,忏悔室日记打包

作者:admin 2020-07-04 14:02:03 我要评论

    为了手里宽绰点,苏盛安就出去打散工了。

    一月赚的不多,但是这日积月累的他就攒了一百多块了。

    哪知道,好不容易攒的这点钱,也被发现了。

    “苏盛安,你觉得这样好吗?家里的绝大部分开销都是小雨给咱的,可你倒好,全都攒着了……”

    “我不攒点,管你要钱你给吗?”

    “苏盛安,你讲话要凭良心,我哪次没让你家里人钱了?你从前赚的钱不都给咱妈了吗?我管你要过一分钱吗?手里有十块钱,你给五块,我说啥了吗?”

    以前褚云萍觉得都在一起生活,又是王秀莲当家,钱自然都在王秀莲手里。

    她虽然用着不方便,可是总归家里的一切都是王秀莲在张罗,柴米油盐的,哪样都需要钱。

    只是这钱可没花到她们娘三身上,可都给大哥家花了。

    以前得不到啥好,现在都分家了,还想贴补那群人,她才不当那个冤大头呢。

    “你把钱给我,我买点东西,用不了多少。”苏盛安知道要是闹急眼了,褚云萍真不给他。

    褚云萍从布包里拿出一张十元钱递给苏盛安,然后将布包装进自己兜里了。

    “就这点?”

    “那你还想要多少?”

    “我……总还要给妈点……”

    “给咱妈倒可以,只是你妈转手就给大哥了,二嘎上次来说,苏盛国和张翠芬两口子赌钱,全是从妈那要的。”

    这苏盛安孝顺他父母,褚云萍拦不住。

    再说这也是人之常情,要是逼急了,苏盛安还是要给,自己也落的一身埋怨。

    “我上回告诉妈了,把钱管好,不让给大哥他们一家了。”

    王秀莲对苏盛国一家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反正老大一家不管要啥,都是有求必应。

    想必是觉得跟他分家了,以后还得指望他大哥养老呢吧?

    “你讲了多少遍了,妈会听吗?你前脚给,后脚不还是将钱都给大哥一家了。”

    “那我也要回去一趟,韩二稍信说我妈身体不舒服,我得回去看看。”

    多了是没有了,苏盛安只有拿着十元钱离开了。

    到前院跟苏微雨说他要回村里一趟,再有买草药的,不能给送货了。

    苏微雨看着苏盛安走了,赶紧去了后院。

    褚云萍正在她的房间捡脏衣服准备洗洗。

    “妈,我爸咋又回村了?”

    “你奶奶说身体不舒服……”

    “啥不舒服,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就是让我爸回去给他送钱。妈。那这回我爸拿多少钱?”

    “十元钱,他说买水果。”反正这钱是苏盛安赚的,就让他去孝敬他妈,她也落得心安。

    苏微雨是不能阻拦苏盛安看王秀莲的,毕竟那是苏盛安的妈。

    只是她可嘱咐褚云萍了,将家里的钱看好了。

    一定不能让苏盛安拿去给苏盛国那一家。

    苏盛安出了门,却并没有往车站去,而是转道去了邻居张大海家。

    张大海今年快八十了,身体还很硬朗,除了眼睛不好,没有别的毛病。

    跟着小儿子一块生活。

    老头喜欢喝点酒,也没有啥爱好

    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心里明镜的。

    这从前几十年的事情,他都记得清楚。

    苏盛安没事的时候喜欢去找张大海聊天,每次去就带一瓶散酒。

    两人喜欢一边喝酒,一边就一盘花生米,天南海北,天文地理的说上一通。

    老头喜欢找人聊天。

    只是对脾气的少。

    苏盛安就算一个忘年交。

    张大海有退伍津贴,虽然不多,可是每月都发。

    儿子上班,姑娘也在镇里的工厂打工。

    老伴早十年前就没了。

    熟悉了,苏盛安就抹开嘴说借钱了。

    而这次又来借钱了,只是也不是第一回了。

    以前借十元二十元的

,下月就还了。

    毕竟,这是人家养老的钱,他也不能拖太久。

    借了五十元钱,拿着钱去买了些水果和糕点。

    提着就去客车站了。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客车到了大湾村,这下了客车,提着水果和糕点,朝着家里走去。

    农村都是乡村土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

    小路上时而还会有骑着车子的村民,按按车铃铛,停下车跟他说上几句话。

    正巧,遇见了村里的会计刘喜旺,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乐滋滋的过来了。

    “盛安叔回来了?”刘喜旺看见从村口下来的苏盛安急忙打了一声招呼。

    “回来看看,”苏盛安笑着看了眼刘喜旺跟前的孩子,“这孩子,长的真想你,怪俊的嘞!”

    刘喜旺三年前结的婚,娶的是赵家山的孤儿赵香梅。

    婚后第二年,就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给刘喜旺乐的,快将媳妇打板子供起来了。

    “盛安叔,你看你红光满面的,日子是越过越好啊。”

    苏盛安上次回村跟葛有余说,苏微雨在帝都买了房子,还说要接苏盛安和褚云萍过去住。

    他也是羡慕不已啊。

    “都说你养的闺女出息了,你就跟着享福吧。”

    谁能想到,苏盛安家的两个姑娘,一个考上了大学,一个在镇里的高中念书,学习成绩那也是非常的好。

    苏盛安如今回村那可是很有面子的,即便是养猪大户韩兆福,也不能跟他比了。

    他儿子也只是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在镇里也没有房子,更别说在帝都买房子了。

    “啥福不福的,我就是这个命,还是愿意在咱这村里生活,你看这地,一片片的,那山……就那镇里全是人,哪有咱大湾村敞亮呢?”

    “叔,你不知道,咱村里人都说你是享了小雨的福,都羡慕你呢。”

    苏盛安并未反驳,只是谦虚的摆摆手。

    他如今的日子,在村里就不提了,在镇里也算是数得上的。

    他倒觉得刘喜旺说的是实话,这些并不是恭维他。

    “你听说了吗?”刘喜旺忽而说了一句。

    “啥?”苏盛安看刘喜旺一下子变得这么严肃。

    “那何生……出来了。”

    何生因为跟齐志坚打仗,把人打伤,而后被判了十年。

    只是因在牢里表现好,经过几次减刑,两个月前被放出来了。

    “天顺身体还好吧?”苏盛安问道。

    <!-- csy:25204870:396:2019-11-17 09:44:08 -->
相关文章
  • 总裁冲破了那层阻碍,忏悔室日记打包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