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新生儿吃着奶就睡着了,把内裤拨到中间

作者:admin 2020-03-15 12:02:59 我要评论

    当任玉瑶看到镜子里那个满脸桃红的自己时,有些羞涩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没想到,那感觉还不错呀!

    虽然昨晚第一次的时候,那过程就像两只菜鸟在摸索。

    但后来……

    任玉瑶磨蹭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慢吞吞地走下来楼,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点,只是走动时,那一点子不适,总是在提醒她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厨房就在楼梯转角处。

    紧接着就见到,穿着一袭蓝白细条纹衬衫半挽着袖子的男人,端着刚煮好的粥走了出来。

    方形餐桌上早已摆好了小包子,以及一碟绿油油的小菜心。

    对于两个人来说,这份量已经足够了,简单又有营养。

    “来,玉瑶。”

    说完他的脸又有些泛红了。

    任玉瑶:“……”昨晚难得不是他主动的么,这会子害什么羞呀!

    不过经历了昨晚,彼此之间的关系倒是更加亲密了。

    她坐在餐桌前,看着给她盛粥的男人,

    “这里离工厂远吗?”

    她并不想总是要他接送,所以如果距离很远的话,她住的地方应该要另作打算。

    “不远,陪你去一次,你就清楚了。”

    苏宗和将碗推到她面前,抬起眸子看向她,浅笑着说道。

    她接过碗,喝了一口鱼片粥,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任玉瑶发现他真的很完美,完美到挑不出一丝瑕疵的那种。

    早餐太过好吃了,一不小心就有点撑到了,任玉瑶在桌子下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有些满足的椅子后背上靠了靠,由衷觉得这种日子简直太幸福了。

    “玉瑶,你真的想清楚了,真的要去工厂?”

    苏宗和真怕她累着,他老婆何时需要那么辛苦了。

    “要去。”

    任玉瑶很确定的点了点头,人生就应该看不一样的风景,那样才有意义。

    什么累不累的那都不是事。

    “行吧!那你等等我,我去收拾一下。”

    他很自然的收拾起了碗筷,这一次任玉瑶没有起身帮忙,她实在是没有缓过来。

    “叮铃~”

    突然,门铃响起。

    她刚想去看看,就听到苏宗和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不用管,让他等着。”

    好吧!任玉瑶又坐回了椅子上,她算是看出来,他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谱摆的还挺高。

    她探头望向厨房,便见到俊秀青年动作非常熟练的在收拾着家务,一点也不觉得突兀,想来平时应该没少做。

    她觉得自己这怕是捡到宝了。

    不一会,他从楼上拿了件外套披在任玉瑶身上,

    “你…身体没什么吧!”

    若有若无的嗓音,仿佛锤子一般敲击在她心口。

  

  任玉瑶:“……你不问这个咱们还是好朋友。”

    她真的要被气死了,这人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哈哈~不说,不说。”

    苏宗和轻轻在她额间碰了一个,随后笑容满脸的拉着她的手打开了门。

    “苏老大。”

    小武率先开口打了声招呼,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苏宗和这满面春风的样子。

    “嗯,去工厂。”苏宗和边走边说道。

    “好的。”

    小武是个很闷的性子,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跟白丰沛是两个极端。

    不过这两人有个共同点,就是不服输,不屈服于命运,否则也不会跟了苏宗和。

    工厂确实不远,大约二十来分钟的车程。

    他的车刚一开进工厂,厂长笑呵呵的从里迎了出来。

    “苏总,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厂长年纪不大,三十出头,脸上的笑容有些假,说起话来也是一股子客套话,看起来不怎么真诚。

    偏偏这样的人做管理是把好手,因为他们大都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会轻易得罪人。

    “嗯,介绍一下,我老婆,任玉瑶,她接下来有段时间要待在这里,你给好好安排一下。”

    苏宗和怕她在这里吃亏,所以早早的就把身份给挑明了。

    宋鸣德一听,连忙走到她面前,很诚恳的说道,

    “苏夫人放心,你有什么要求只管和我说,保准给你安排好。”

    任玉瑶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的跟人家介绍自己,不过她也没打算否认,毕竟他们现在确实可以说是夫妻了。

    “如此,便谢谢厂长了。”

    宋鸣德忙摆摆手,“应当的。”他可受不住老板娘的一句谢谢。

    当初他通过别人的介绍来的这里。

    初次见到苏宗和时,他才二十来岁,看起来很稚|嫩,就像刚出学校的大学生一般。

    一度存了想要忽悠他的心思,想要在他这里多捞点好处。

    结果他刚一开口,就被苏宗和打断了。

    宋鸣德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他说,“好好干,钱少不了你。”

    他家出生在农村,家里很穷,父亲早逝,母亲带着他和弟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将他们拉扯长大。

    所以想挣大钱的念头,从来不曾停歇过。

    “玉瑶,下午我来接你,你今天就熟悉熟悉,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苏宗和双手扶着她的肩,很慎重的说道。

    “嗯,知道了,你去忙吧!”

    任玉瑶真的有些无语,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至于这么紧张吗?

    闻言,苏宗和倒也没有在耽搁了,只是临走时一再叮嘱,让她有事直接打电话给他,别自己扛。

    待他和小武走后。

    宋鸣德很殷勤的走到她身旁,“苏夫人,您想要体验些什么呢!我安排人带你。”

    她随意看了看四周,工厂占地面积比较大,工厂、以及员工宿舍都在这一片。

    厂门口有门卫守着,没有厂牌者进来都需要在保安那里登记,看起来非常正规且有条理性。

    “你叫我任玉瑶就可以了。”

    叫的那么隆重,她能在这里学到个啥,体验个什么。

    “好。”宋鸣德笑呵呵点头。

    任玉瑶想了想,要说学东西的话,首选应该是样板房。

    在哪里可以从设计跟到服装成形,一系列的东西都可以接触到,也比较省事。

    当然,这些都是从任母哪里得知的。

    “我想去样板房。”

    宋鸣德二话没说,就领着她朝生产部走去。

    沉静的外表下,内心其实抓狂无比,只希望这尊大神能快点学会,快点离开。

    <!-- csy:26603604:99:2019-12-10 05:42:23 -->
相关文章
  • 新生儿吃着奶就睡着了,把内裤拨到中间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