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好看的女孩子当公务员,怀孕外阴长了个疙瘩

作者:admin 2020-04-06 12:09:51 我要评论

方伯真想向女王陛下问一句:“为什么把严俨这个废物当作宝物?”

    但是,就算给方伯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问——女王陛下向来乾纲独断,她一旦发出了命令,手下的人就只有执行的份儿。

    方伯记得很清楚,四年前,他接到了女王陛下亲自分派的任务:成为严俨的邻居,暗中保护和观察严俨,一旦严俨在智力或体能方面有什么异常的变化,就立即向她报告。

    只可惜,四年来,严俨在智力或体能方面,都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傻,还是那么没用。

    方伯知道,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需要处理好两名杀手的尸体。

    把两具尸体拖入了洗手间,方伯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瓶,小瓶里的黑色液体名叫xw溶液,乃是世上最强的腐蚀剂。

    在两具尸体的伤口上各倒了几滴黑色液体,方伯退出了洗手间,并且把门带上了。

    大约十分钟之后,方伯推开了洗手间的门,两具尸体已不见了,连两具尸体上的衣服也不见了,只有一滩黑色的脓水。

    方伯从厨房里提了两桶水,把黑色的脓水冲入了下水道。

    然后,方伯把依然昏迷不醒的严俨抱上了床,在严俨的“人中穴”掐了一下。

    严俨悠悠醒转,睁开了眼。

    但是,乍见方伯,严俨的目光显得呆滞无神,似乎没有认出方伯。

    方伯不禁心中一紧,叫道:“小俨,你不认识我了?”

    严俨啊了一声,一副如梦方醒的模样,说:“伯伯,您怎么在这里?”

    方伯说:“小俨,你家是不是遭贼了?刚才我来给你送豆腐,一进门,就见你晕倒在地!吓得我一失手,豆腐都掉落了。”

    严俨坐起身来,说:“天黑的时候,门外有人说是送快递的,我刚开了门,就被打昏了过去。”

    方伯问:“你看清盗贼的面目了吗?”

    严俨摇了摇头:“是两个男人,都戴着头盔,根本看不清面目。”

    方伯字斟句酌地说:“小俨,依我看,还是不报警了——没有盗贼的特征,就算报了警,警察也难以破案,反而让你林姨担惊受怕。”

    严俨点了点头:“您说的对!”

    方伯说:“小俨啊,你凭着记忆,把盗贼弄乱的东西尽量回归原位吧!要是你林姨问起来,你就说是你找东西了。”

    严俨再次点头:“我听您的!”

    方伯走后,严俨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犹如两口深不可测的古井。

    就在方伯进来之前,严俨受到了猝然一击,使得他昏了过去。

    但是,当严俨醒来的时候,记忆的潮水以漫天卷地之势,呼啸而来,他的记忆力彻底恢复了!

    往事不堪回首啊!

    八年前的他,虽然只是严家这个百年豪门的一名私生子,却堪称是夏国上流社会最为惊才绝艳的神童。而且,那个身材尚在发育中、但容貌已是美丽绝伦的骆姓女孩,与他有了婚约。每逢寒暑假,那个骆姓女孩就如胶似漆地赖在他的身边。

    正应了一句俗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一场突如其来的怪病,使他失去了全部的记忆,变成了傻子。

    他由家族的骄傲,变成了家族的耻辱。

    于是,他被驱逐出了家门,被驱逐出了京都。

    一同被驱逐的,是他的生母,一位色艺俱佳的女明星。

    母子俩流落到了丘安市。

    没过多久,他那位“心比天高,命如纸薄”的生母,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人有四大悲:幼年丧母,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

    可以说,有一大悲,便是人生的不幸。如果四大悲集于一身,便是人生的不可承受之重!

    他十二岁那年,却是四悲齐至:失忆,被驱逐出家

门,丧母,未婚妻变心。

    八年前,母亲的死,使得他恢复了部分记忆,能够记得以后的事情了。

    今天夜里,头部受到的猝然一击,使得他的记忆力完全恢复了!

    他那双幽深的眼睛里,显出了嘲讽的笑意:那个叫骆洛神的女孩,现在成了谁的未婚妻?或者,成了谁的妻子?

    曾几何时,在京都古巷的那家百年豪门,他和骆洛神,情投意合,耳鬓厮磨,其乐融融。

    现在,物是人非,昔日那一段最欢乐的时光,反而成了他最痛苦的一段回忆!

    ……

    京都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古巷,长约八百米,东西各有八条胡同整齐有序地排列着。

    这条古巷,是夏国最古老的街区之一。

    古巷里,有一家古老的四合院。

    四合院的大门,颇有古朴的气息。

    大门的正上方,有两个宋体大字:严府。

    即使站在门外,也能看到严府的院子中间,有一棵枝繁叶茂的银杏树。

    据专家考证,这棵银杏树已有千年了。

    单从这棵银杏树,隐约可见严府的底蕴。

    此刻正值四月,是银杏树开花的时候。

    当有风吹过的时候,使得严府外边的大半条胡同,都是银杏花的香气。

    夜色已深了,严府的书房内,依然亮着灯光。

    书房里,只有两个人,一个垂手侍立,一个正襟危坐。

    垂手侍立的,正是严府二公子、现为家主继承人的严乐。

    正襟危坐的,便是严府的家主严杰。

    严杰看起来有四十岁左右,国字脸,相貌堂堂。

    可以想见,年轻的时候,严杰一定是个风度翩翩的帅哥。

    此时此刻,严杰一脸怒气地看着严乐:“说,你去丘安市,有什么目的?”

    严乐一脸的真诚:“爸,丘安市三番两次邀请我去捧场,盛情难却啊!当然了,我想顺便看看三弟。”

    严杰声色俱厉地说:“这么说来,你和你三弟感情很深了?但是,八年来,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前往丘安市看望你三弟?现在你肩上的担子加重了,家族的许多事务需要你去管理,你却跑到丘安市看你三弟了!这合理吗?你以为我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严杰的话咄咄逼人,严乐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不过,严乐却在心中腹诽严杰:“八年来,你这个当父亲的,一直对严俨那个废物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现在你大儿子严欢成了最彻底的废物,你才想起了严俨。”

    指着严乐的鼻子,严杰以近乎咆哮的声音说:“你三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

    严乐一脸无奈地说:“爸,您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害三弟呢?”

    严杰摆了摆手,冷冷地说:“去吧!”

    严乐出了书房,一眼便看到了银杏树下那个曼妙无匹的身影。

    月光和灯光的掩映之下,单是一个背影,便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

    听到了严乐的脚步声,那个曼妙的身影蓦然回首。

    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一双梦幻般的眸子,一张美到了极致的脸,其神如月射寒江,其色如霞映碧塘。

    马素素算是娱乐圈中着名的美女了,但是,与这个绝色少女一比,立成庸脂俗粉了。

    严乐暗中咽了一下口水,面带微笑,向那少女打招呼:“秦小姐还没睡?”

    那少女,便是号称“国民女神”的秦落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好看的女孩子当公务员,怀孕外阴长了个疙瘩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