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逃婚板子痛打红肿哭,燃气灶打不着火没有啪啪声

作者:admin 2020-05-30 12:01:46 我要评论

周正在接到秦宁的电话后。

    就带人火急火燎的来到了城中村那座老旧宅子里。

    因为最近芙蓉园祁刚死亡时间,他最近压力较大,所以这次周正选择了带人悄悄的进村,然后在记录了现场后,悄悄的离开。

    警方办事其实相当利索的。

    只很快杨海的情况就摸清了。

    周正知道秦宁的脾气,这事也没告诉秦宁,而是先一步来到了医院,找到了在躺在特护病房里的张建。

    张建这会儿正美滋滋的躺在病床上,等着杨海的消息。

    毕竟杨海办事从没让他失望过。

    他甚至都在想着今晚上该怎么招呼秦宁的两个女人了。

    只是当看到周正带着两个人走进来后,他脸色顿时难看下来,冷声道:“滚出去!”

    周正挑了挑眉。

    看了一眼这张建,随后搬了张椅子坐下了下来。

    “你听不懂我说话?我让你滚出去!”张建寒声道。

    在病房里待命的几个手下也是脸色不善的盯着周正,跟着周正一起来的张千峰一指几人,沉声道:“警察办案,都给我老实点。”

    这几个手下顿时面面相觑。

    在看向了张建。

    张建却是不屑一笑,道:“警察?吃饱了撑的?来我这里做什么?”

    周正示意了一下,张千峰随后拿出了几张照片仍在了病床上,张建皱了皱眉,拿过照片后却忍不住骂了一声:“这他妈是谁?”

    但见照片上是一个勉强能看出点人样的尸体。

    那惨状,让张建感觉头皮发麻。

    “怎么?不认识可?”周正冷笑,道:“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可从你的病房出去了。”

    张建顿时背后冷汗直流,眼中闪过一抹慌张之色,但很快又是沉声道:“警官,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要乱说。”

    “那你怕什么?”周正冷笑道。

    “谁怕了?”

    张建坐直了腰板,道。

    周正起身,望着张建,道:“杨海死的有多惨,你也看到了,实话说了吧。”

    “说什么实话?”张建一瞪眼,怒声道:“你他妈的在这里放什么屁呢?出去!滚出去!”

    周正也不恼,只是道:“都这份上了,还想硬撑着?”

    “滚!”

    

;张建骂道。

    周正笑了笑,道:“既然如此,你自求多福吧。”

    说着,就带着张千峰二人离开了。

    出了这病房,张千峰就道:“队长,不抓这小子吗?”

    “抓的走吗?”周正摇了摇头,道:“就算是抓走了,张建死活不承认,我们也一点办法没有,而且张家的家世不凡,现在他还受伤,根本就没抓走他的理由,安排几个兄弟盯紧了,发现秦宁就别藏着掖着,直接喊住他。”

    “行。”

    张千峰点了点头。

    而病房里。

    张建看着那几张照片,脸上闪过一道道恐慌之色。

    这是周正故意没拿走的。

    把张建吓的不轻。

    “都他娘的废物!”张建爆了一句粗口,把照片给扔了出去,只是照片落在地上,张建眼角余光瞥到那死壮凄惨的杨海后,也是冷汗直流,气急道:“把照片烧了!烧了!”

    几个手下忙是将照片给烧了干净。

    看着化为灰烬的照片,张建咬了咬牙,道:“想吓唬我?真当我怕了?”

    可如果他说这话的时候,身子不哆嗦,那绝对是非常完美的。

    而这时候。

    一旁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烦躁的张建拿过来就想砸了,只是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后,忙是忍住了,他深吸了两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了下来,接听了电话,道:“老裴,你这个大忙人也会给我打电话?”

    “少废话,你和我妹妹到底怎么回事?”一个男子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带着几分的不满。

    张建努力装出一副委屈的语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你不知道?那为什么就完蛋了?”男子的声音又是传来。

    张建看了一眼自己的几个手下。

    这手下忙是退了出去。

    而张建则是无奈道:“我也不想啊,可是小灵…”

    “到底怎么回事?”对面男子的语气中已经夹杂着怒火道。

    张建叹了口气,道:“因为叶楚和另一个男人。”

    “什么?”对面男子冷声道:“那个戏子?你仔细说说!”

    张建道:“叶楚带着裴灵来云腾市,说带着裴灵去芙蓉园找一个算命摆摊的看相,也不知道这叶楚说了什么,裴灵答应了,还和那个算命摆摊的鬼混到了一起,我也不能看着小灵被骗啊,但是那算命摆摊的小子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总之让裴灵几乎都是言听计从了,我想出手阻拦,让小灵认清那小子的真实面目,可是谁知那小子还是个地头蛇,手底下还几个高手,害的我还被打了一顿。”

    一口气说完。

    对面裴灵的哥哥听后,沉声道:“这件事我清楚了,你放心,我马上就到云腾,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老裴,这事小灵也是受害者。”张建不忘道:“你可别为难她。”

    “家里都把她宠坏了!”裴灵的哥哥气恼道:“为难她?你看我这次不好好教训教训她!”

    “老裴,老裴?”

    张建喊了两声。

    但是电话已经挂了。

    “哼!”

    随手将电话扔到一旁,张建阴笑道:“跟我斗?我弄不死你!”

    而另一边。

    秦宁几人吃了午饭后,他就把小七送回了学校,随后带着裴灵和叶楚要回芙蓉园,可是刚到了芙蓉园没多久后,前面就出来了一批人拦住了他们,秦宁扫了一眼,心里有点不爽,在家门口被人堵,这到了芙蓉园还被堵,最近难不成犯煞不成?

    秦宁真想给自己算一卦。

    而裴灵这会儿却站了出来,不满的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大小姐。”

    对面一人走出来,道:“少爷让我们带你回去。”

    “哟,你的人。”秦宁退了两步。

    裴灵气呼呼的说道:“我说不回去,你们就来大马路上堵我?你们想干什么?”

    “大小姐,您还是别为难我们几个了。”对面那人苦笑,道:“是少爷的吩咐,我们可不敢抗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逃婚板子痛打红肿哭,燃气灶打不着火没有啪啪声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