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手背上突然有紫色淤青不疼,让老婆感动的早上问候短语

作者:admin 2020-10-17 09:05:34 我要评论

    李安一边行走一边欣赏鸿胪会馆的雪景,心情不是一个爽字所能形容的,几个月前,他还是白狼村的一名山野少郎,几个月后,他却进入大唐的都城长安,并有幸进入鸿胪会馆之中,面见集姿色与王权于一身的东女王。

    对于李安来说,营州白狼村的毁灭是一场噩梦,让他的心痛了好久,但这同时也打破了他想要做一名普通富家翁的痴念,从而让他一步步迈入大唐的政局之中,让他的才能有一个展现的舞台,并且必将改变盛唐时代原有的轨迹。

    “李少郎,我家宾就就在前面。”

    东女国小娘伸手向前方指了指,转身轻轻离开。

    李安抬眼向前看去,只见前方是一片地形起伏的空地,上面种植少许姿态婀娜的常青树,在大雪的覆盖下,白茫茫的一片,有一种让人陶醉的美丽。

    在这片空地的一角,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小亭子,一个俏丽的背景正静静的站在小亭子中。

    不用说,这俏丽的背景就是东女王赵曳夫,这个与李安年龄相仿的小娘,正在等待李安的到来。

    “李安拜见东女王。”

    李安微微弯腰,向赵曳夫行礼。

    听到李安的声音,东女王心头一喜,身体微微抖了一下,连忙转过身来,嘴角带着甜蜜的笑意:“这里没有外人,叫我曳夫就好了。”

    在赵曳夫转身的一刹那,李安的魂魄不由自主的飞走了片刻,上一次相见的时候,赵曳夫是男装打扮,在明德门外看到的那次,则是标准的冰冷盛装,而这一次,赵曳夫穿的是东女国便装,脸上也是淡妆,看上去清丽脱俗,给人一种被亲近的感觉,就好像邻家的妹子一般。

    东女国的服饰与中原大不相同,与后世南疆妹子穿的服饰差不多,在长安城的鸿胪会馆,看着异域风情的妹子,这感觉还用细说。

    “曳夫,我来了。”

    都亲过、抱过、在雪地打过滚了,李安自然不会害羞,大胆的欣赏眼前的南疆妹子。

    赵曳夫并不抗拒李安过分的欣赏目光,嘴角甜甜的,指着旁边道:“李少郎,你看看这是什么?”

    “滑雪板,怎么会在这里?”

    李安岂能不认得滑雪板,这是他来到大唐后,第一个发明的东西,并凭借这项发明获得大量的益处,但他不明白,赵曳夫怎么会有滑雪板呢?

    赵曳夫得意一笑:“听说这滑雪板是李少郎发明的,可以在雪地上来去如飞,曳夫非常好奇,也很想学习滑雪,李少郎可以教我吗?”

    说完,一双眼睛中充满了期待和渴望。

    ‘赵曳夫分明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妹子,玩心太重,天知道,东女国怎么会选这么个孩子担任国王,这不是胡闹吗?’

    李安心里吐槽,轻声问道:“曳夫,你知道的可真多,这滑雪板怎么会在这里。”

    赵曳夫微微昂头,得意道:“昨日,我派遣属下去打探你的消息,她只是对一名叫张二牛的小子笑了笑,张二牛就将这些事情说了出来,另外,还送了两副滑雪板,怎么样,我的属下厉害吧!”

    “是张二牛,这混小子丢我的人,回去非好好教训他不可。”

    李安故作嗔怒,心里却毫无生气的意思,毕竟,张二牛比他大几岁,也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难以抵挡妹子的眼神是很正常的。

    “李少郎,那你到底是教我,还是不教呢?”

    赵曳夫居然嘟着嘴,大有撒娇的意思。

    李安淡然一笑,贴在赵曳夫的耳边,附耳道:“曳夫喜欢滑雪,李安没有不教的理由,来,先将滑雪板穿上,待我先示范几遍。”

    穿上滑雪板之后,李安在高低起伏的雪地上来去如飞,并在越过山包顶部的时候,做出空翻的漂亮动作,羡慕的赵曳夫大声喊叫。

    李安尽情表演了一阵,并以极快的速度滑到赵曳夫的身旁:“曳夫,学习滑雪并不容易,很容易摔跤,你怕不怕。”

    “不怕,有李少郎在,曳夫当然不怕。”

    “好,那就好,现在我来教你练习。”

    李安毫无保留的将滑雪的技巧,传授给赵曳夫。

    雪地很滑,在练习滑雪的过程中,赵曳夫不时摔倒,弄得满身都是雪沫子,不过,更多的时候都是被李安接住,并舒服的躺在李安的怀中。

    一个时辰的练习,赵曳夫基本掌握了滑雪的技巧,不过,仍旧时不时的摔入李安的怀中,不知是她学习能力差,还是故意想要被李安抱着,享受大唐男儿的温暖胸怀。

    “曳夫,天色不早了,在下该回去了。”

    李安伸手接住摔入自己怀中的赵曳夫,认真的说道。

    赵曳夫表情一僵,显得有些不高兴:“上次与李少郎出城打猎,遇到吐蕃刺客,更惊动了陈玄礼将军,如今,我再想出城游玩是不可能了,只能呆在这鸿胪会馆之中,等待大唐天子的召见,如今天色还早,李少郎就再陪我一会儿吧!”

    看着赵曳夫落寞的表情,李安顿时心软了,这小娘虽然贵为东女王,但她坐上这个位子,心里并不快乐,毕竟,一国之君需要撑起一个国家,需要有足够的担当能力,而赵曳夫显然承受了她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压力和责任。

    李安将赵曳夫放下,仰头躺在斜坡的雪地上,双手放在脑后,淡淡道:“最多再呆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我一定会离开。”

    “好。”

    赵曳夫莞尔一笑,学着李安的动作,躺在了李安的身旁。

    斜坡面向北方,李安与赵曳夫这么躺着,正好可以看到远处大明宫的高大建筑。

    “曳夫,若是让那座宫殿里的君臣,知道你躺在我的身旁,一定会治我的大不敬治罪,说不定还会砍头呢?我这可是冒着砍头的风险陪着你啊!”

    李安半开玩笑的说道。

    赵曳夫轻轻一笑:“李少郎,若是在我们东女国,即便所有的国人都知道我们躺在这里,也不会有事的,只要我们两个愿意就行,你们大唐规矩可真严,居然会有这么奇怪的罪名。”

    “我大唐是礼仪之邦,规矩自然多些。”

    “礼仪之邦,这种规矩还是不要为好,太不近人情了。”

    李安淡然一笑,不知该如何跟赵曳夫解释,风俗习惯不同,有些事情根本就说不通,还好李安来自后世,不会像别人那样教条和胆小,即便赵曳夫是一国之君,他也敢将其当做邻家小妹一般看待。

    “李少郎,你可知这次,我为何要来长安城?”

    李安轻轻摇头,故作不知。

    赵曳夫吁了口气,轻声道:“李少郎,我们东女国是一个小国,夹在大唐与吐蕃之间,原本生活也算安逸,但最近这些年,吐蕃蠢蠢欲动,大有一口吞下我东女国的企图,为了不让吐蕃的阴谋得逞,我们东女国必须依附大唐,只有得到大唐军队的保护,才能震慑吐蕃,这便是我这次亲自来长安城的原因。”

    这些情况,李安早就猜到了,同时,他也知道,赵曳夫将这些事情憋在心里会非常难受,找自己倾诉出来,会舒服不少。

    李安侧首看着赵曳夫,自信道:“曳夫,你不用担心,我大唐拥兵百万,实力远胜吐蕃,只要有我大唐帝国在,吐蕃的阴谋就绝对不会得逞。”

    赵曳夫闻言,心里突然有了一股温暖的感觉,这是一种舒心的安全感,上次遭遇吐蕃刺客的时候,她就从李安的身上得到了这种感觉,这一次,同样的舒心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李少郎,若是有机会,你会去我们东女国吗?”

    赵曳夫轻声问道。

    李安淡然一笑:“当然会了,东女国一定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在下一直很向往。”

    “好,若是李少郎到了东女国,我一定亲自带你游览我们东女国的风光,在我们东女国没有太多的规矩,不会有人反对我们待在一起。”

    赵曳夫表情充满了少女特有的憧憬,他相信李安一定会去东女国,因为她已经做好规划了,李安想不去都难。

    #####

    大明宫紫宸殿内,大唐皇帝李隆基,已经倚在御座上睡着了,一侧的几案旁,内给使鱼朝恩正在认真的翻看大臣们的奏折,并将看过的奏折分别放在两个位置。

    这是李隆基交代给他的任务,他不得不认真完成,以获得李隆基的赏识,进而获得与高力士一样的特权。

    不过,就在鱼朝恩认真翻看奏折的时候,高力士悄悄的走了过来。

    见鱼朝恩翻看奏折,并将看过的奏折分成两份,高力士的脑袋一下子就懵了,这可是他守护了多年的特权,如今,就因为自己家中出了点事情,就被鱼朝恩逮住了机会,这让他非常愤怒。

    高力士早就知道,会有很多人盯着他的特权,为此,他每日都呆在李隆基的身边,尽职尽责的帮助李隆基翻看奏折,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同时,让自己一手培养的小太监鱼朝恩贴身伺候李隆基,以防止其他老太监觊觎自己的位置,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年仅二十的小太监鱼朝恩,居然会得到翻看奏折的权利,这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
相关文章
  • 手背上突然有紫色淤青不疼,让老婆感动的早上问候短语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