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腿盘在总裁腰上律动,给男人发我想你了不回

作者:admin 2020-10-17 09:05:40 我要评论

    秋日凉凉,中原的气温,也在骤然之间降温起来了。

    不过这种气温,刚刚好。

    太热的反而不利于作战,体力消耗会太大,甚至导致儿郎们脱水脱力的情况,而这种秋高气爽的季节,正是开战的好时机。

    曹军开始动起来了。

    曹操已经进入了战场,他把行辕安置在的官渡,官渡以北,黄河两岸,就是一个战场,现在渡河战役,已经成为了关键的战役。

    袁绍失去了白马之后,等于失去了先手了。

    所以他要夺回主动权。

    首先,他要重新找一个地方,把黄河缺口给打开了,不能给南岸有足够的防御空间,消耗袁军的主力。

    这个地方,也不难找。

    延津一带,已经成为了一个血腥的战场。

    袁军和曹军,双方的兵马加起来了,最少在这里面,投入了不下二十万的主力了,双方围绕着延津,开始厮杀起来了。

    方圆百里,都是马蹄潇潇,凛然金戈铁马的的声音回荡之中的。

    小北坡。

    这里是曹军的点将台,前线指挥的所在。

    曹操从官渡北上,亲自来督战了。

    这一战的惨烈,超出他的想想之外,到目前为止,曹军已经战损超过了八千儿郎,这样消耗下去,对曹军也是一个很大的符合。

    站在小山坡,抬头往前看,凝视着前方。

    他这是北岸。

    从他夺取白马开始,这里就已经被他打开了缺口,是曹军北上的一个点。

    而袁军,想要从这里南下,首先要拔掉他们在北岸的队伍,还要冲过南岸去。

    而曹军,比较贪心一点,想要把这渡口占领的,成为曹军北上的桥头堡,所以横跨一条黄河而作战的。

    这导致曹军收尾之间的呼应,比较困难一点。

    “禀报主公,曹洪将军在二十里之外,被袁军伏击,兵退十里!”

    斥候在营帐外禀报。

    “继续打探!”

    曹操身边的典韦,代替曹操,一声吼,把斥候给打发下去,主营帐之后,除了曹操一个人之外,其他的将领都不允许佩剑的,唯独他,一身戎装,手握佩剑,虎眸扫视四方,特别是在这战场上,他很是警惕。

    作为的曹操的宿卫,典韦是一个很负责任的,时时刻刻都记住自己的责任,不允许曹操在任何时候出现意外。

    “二十里?”

    曹操看着眼前的沙盘。

    这是从牧军的抄袭来的一种的地形模拟玩具,相对于看哪种行军图,这种沙盘,能让人更加的有一个直观印象的。

    “有点不对!”

    郭嘉一袭青袍,作为曹军的军师祭酒,他是曹操身边排名第一的军师谋士,曹操行军大小事情的,都遇他商讨。

    “怎么了?”

    曹操眯眼,一边看着地形沙盘,一边看着的郭嘉,道:“袁军主力在这个方向,不对吗?”

    “正常情况来说,对!”

    郭嘉道:“可我们漏算了白马!”

    “白马?”

    “白马现在可是在我们手里面!”郭嘉低沉的得到:“他们已经失去了白马的策应,如果想要从延津南下,必须要找一个接应点,没有接应点的,他们哪怕拿下的延津,恐怕也没有渡河的空间!”

    “那么你认为,他们接应点在哪里?”

    曹操问。

    “最好的自然是白马,可……”郭嘉有些捉摸不透敌军的意图了:“那也不太可能,毕竟在白马,我们屯兵不少,他们想要重夺白马,需要兵力很多,是瞒不住我们的斥候的!”

    “那么除了白马之外呢?”

    “应该就是这里的!”

    郭嘉指了一个地方,低沉的说道。

    “新乡?”

    曹操瞳孔微微一变。

    白马在东面。

    新乡恰恰好在西面。

    一个东一个西,把延津给夹在了中间。

    正对着的地方,都是官渡。

    如果按照袁军的心思,他们必须要南下官渡,才算是站稳进攻中原的第一步,才能算是地上是打开了局面。

    “来人!”

    “在!”

    “立刻命令曹仁将军,率军的向西,进军新乡!”曹操下令说道。

    “诺!”

    一个传令兵,迅速的动起来了。

    不过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已经有军奏回来了。

    “禀报主公,新乡已经被袁军占领,曹仁将军屯兵在新乡城郊之外的十里山坡,请示主公,是否强攻新乡!”

    传令兵单膝跪地,禀报说道。

    “太快了!”

    曹操瞳孔闪烁一抹冷芒。

    战场上你来我往的,大家都把兵力压上来了,小看敌人,那是会吃亏了,曹军在先手吃掉白马的情况之下,开局倒是很顺利。

    只是往北,终究略显吃力。

    所以第一次显得有些无力起来了。

    “新乡虽有渡口南渡,但是袁军却未必敢!”

    郭嘉倒是很镇定:“我寻思了一下,或许这只是敌人放出来的一个诱饵而已!”

    从新乡渡口南渡。

    袁军倒是能做得到。

    只是操作起来,比较危险,而且容易留下空隙,行军最忌的就是留下空隙,被敌人抓住了,要是曹军一顿凶猛的进攻,双重打击之下,说不定会演变成为一场的大型的兵败,怎么看,都一些不合适。

    以袁绍在战场上的老练,还有袁绍身边谋士如云,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

    “如果是某家,机会不能错过,拿到了机会,必然要死战!”

    曹操眸子眯起来了,声音略显低沉:“新乡南渡,长驱直入,一旦拿下了原武,阳武,然后出兵官渡,吃掉中牟,那就是等于,把我们几十万大军,斩断在黄河之外,到时候我们就陷入了被动之中了!”

    战略部署,你来我往的,这种变化很大。

    不是说你做好的战略计划,就会一成不变的。

    官渡的确是决战的最好地方。

    曹操甚至准备袁军给放进去来,放在官渡去打,可不能做的这么明显,而且也要防备着,袁军会突然挑出棋盘之外,死死地咬一口,把他给咬的死去活来的,到时候反客为主,那曹军就悲剧了。

    “如果他们真的准备,从新乡渡河,那这时候,东面应该是空虚,白马北面,肯定不会有很多的兵马!”

    郭嘉说道:“可以尝试让关羽,从白马进攻黎阳城!”

    “嗯!”

    曹操闻言,眸子微微一亮:“来人!”

    “在!”

    “传令关羽,出兵黎阳,进攻黎阳袁军!”

    “诺!”

    军令传下去了,但是曹操还是不够放心。

    “目前我们的位置在这里,周围都是袁军,可袁军的布置肯定有些是迷惑我们的!”曹操可是战场上打出来当主公,这时候注意很正的,他一眼扫过沙盘,心中有了决断:“延津我还是认为是主战场,他们既然不主动,我们主动一点!”

    “可!”

    郭嘉闻言,想了想,并没有反对曹操的想法。

    他只是一个军师。

    军师和主将之间,最大的差别,他能谋,能分析敌军的意图,能就这这情况,模拟出双方所在的位置和移动的方向。

    而军师当不了主将,是因为无法下决断。

    这决断,还是的主将亲自下,需要一定的魄力。

    “吕布!”

    “在!”

    吕布高大身躯站出来了。

    入了曹营,他谨慎行事,多做事少说话,目前这一段时间,总算是多少挽回了一些形象,得到了一些曹操的信任。

    这一仗,曹操会把他从南面防御给拉出来了,参与北面中原定鼎的一战,也算是对他的戒备,解除了一大半。

    只要在这一战役之中,发挥出了自己的能力,他相信曹操将会对他更加的信任。

    “命你部,立刻向北,推进二十里!”

    曹操低沉的说道。

    “诺!”

    吕布领命而去。

    ………………………………

    曹军调动连连,战场上的袁军也是调动连连,双方你来我往的,最少开辟了十几个局部的小战场,至于斥候遭遇战,更是无数。

    刀光血影之中,每日凋零的生命,都是一个数不尽的数字。

    袁军大营,建立在距离延津北面,不足五十里的一个山峰之上的,这里不仅仅易守难攻,而且登高望远,能俯视前方一切。

    “张合本事不错啊!”

    袁绍最近的都是坏消息,难得有一个好消息,绷紧的脸孔,有些笑了起来了。

    “张合将军的能力,向来是不在鞠义将军之下的!”

    田丰微笑的说道:“能击败曹将曹仁,斩敌千余,这点我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他顿了一下,道:“我现在比较意外的,倒是曹军反应太快了,我们才刚刚出兵新乡,他们的主力,就已经到了,新乡渡河,必有波折!”

    “战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曹操也不傻,怎么看不到我们的部署,就看他们上不上当而已!”

    袁绍冷笑的说道。

    他没想过从新乡渡河。

    新乡渡口本来不大,供应不了几十万大军南下,先锋倒是可以容得下,只是这样容易被曹军截断了主力了。

    当然,新乡始终是一个突破口,所以他派遣一万五千主力进攻新乡,率军的就是他麾下大将,淳于琼。

    “我认为曹军是比较谨慎的!”田丰从来就不认为,他的大军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渡河南下,北岸,必有一场血战,这一场血战,肯定凶猛,不能分出一个胜负,是很难有突破的。

    “报!”

    话音未落,外面就响起了马蹄声,一匹马的冲进来了,马背上的斥候背负令旗,跳下马背之后,迅猛的冲进营帐,俯首在地。

    “禀报主公,曹军主力动了!”

    “动了?”

    袁绍眯眼,眸子爆出一抹的冷芒,问:“往哪个方向?”

    东西。

    一个是新乡,一个是黎阳。

    目前都在他的手上。

    曹军因为先手下白马,已经拿到了北渡桥头堡,延津,这时候,他们有主动权,不管是往哪个方向,袁军都得小心应对。

    “正面往北!”

    斥候回答:“距离我军大营,不足二十里!”

    “好啊!”

    袁绍忍不住冷笑了起来了:“小看他曹孟德了,这时候敢和我短兵接战,他这是想要速战速决吗?”

    正面向北,就是硬抗他的主力。

    袁军主力是以逸待劳的。

    他们正在寻求南渡的机会。

    而曹军,拿下白马之后,以白马为跳板的,吃掉延津,属于北上的,北上隔着的是黄河,这会导致他们整个战线拉长。

    如果按照兵法所示,这时候,曹军最好是稳打稳扎,因为急的是袁军,不是曹军,他们以退为进,以防御为攻击,就已经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了。

    在这时候主动出击,显得有些吃亏。

    除非……

    他们还有更大意图。

    “主公!”

    田丰想了想,开口说道:“既然他们主动,那我们就迎战,想的再多,也不如打一仗来的时机,毕竟这关乎我们的士气!”

    有一句话,快刀斩乱麻。

    战场上,双方谋士你来我往,都在猜度双方的意图,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只要你先一步猜到了对手的意图,就能获胜。

    可人心这东西,哪有这么容易的猜度的。

    有时候猜的太过了,双方投鼠忌器,反而不敢正面作战,要是这时候,有一股兵力,一鼓作气,那么他们就会吃大亏的。

    “你说的对!”

    袁绍也不是一个反应缓慢的人,他虽然毛病不少,比如多疑,比如用人看出身,世家子弟的毛病都有了,但是能走到今天,可不仅仅是凭借着出身。

    论出身,他还不如袁公路。

    袁公路作为嫡子。

    他才是袁氏最正统的继承人,所以能继承汝南,袁氏的老巢,振臂一呼,无数读书人追随,轻而易举的大势所成。

    他袁绍,以庶子而逆正,远走河北,在河北创下一番霸业来了,有袁家的底蕴,但是更多的是他的能力,心计,手腕,城府。

    在战场上,他也是一个的经验老到的大将了。

    “鞠义何在!”

    “在!”

    鞠义俯首在前,浑身都爆发这浓烈的战役。

    “命你部,立刻拔营,一个时辰之内,在关河渡这里,迎战曹军!”

    袁绍杀伐果断,既然要战,那就血战一场。

    这一战不打,始终是不行的。

    想要突破延津,就不能太过于谨慎,他把河北的兵力都已经投入进来了,几十万的大军,战将过千,优势大大于中原。

    正面都扛不赢,那么接下来想要打,就有些艰难起来了。

    ……………………

    踏踏踏!!!

    马蹄潇潇。

    呼呼呼!!!!

    风沙起。

    “杀!”

    一声怒吼,袁军和曹军,如同两股洪流,冲击在了一起,大战爆发。
相关文章
  • 腿盘在总裁腰上律动,给男人发我想你了不回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