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舞蹈手波浪的基本动作,攻给受下面灌牛奶

作者:admin 2020-10-28 09:05:38 我要评论

    “对呀!”

    “他们在外面,你在玄武界,怎么管?”

    幽皇道。

    柳木无奈一笑,看了眼施兰的尸体,又瞥向站在一旁的那六个长老,狐疑道:“少主,怎么没杀他们?”

    “给你留着的。”

    秦飞扬道。

    “给我留着?”

    柳木一愣,狐疑道:“留给我干嘛?”

    “如你所说,我们早晚会离开玄武界,到时你一个人在这怎么生存?”

    “所以,我得事先为你规划好。”

    “这六人都是伪神,有他们帮你,不说称霸一方,保护自己的周全,还是没问题的。”

    秦飞扬笑道。

    柳木神色一呆。

    原来少主是在为他的将来做打算。

    噗通!

    陡地。

    他跪在地上,咽呜道:“少主,活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被人关心,谢谢你,我……”

    “行了行了,别矫情。”

    “快起来吧!”

    秦飞扬打断他,笑道。

    柳木点头,起身感激的看着秦飞扬,甚至眼看都有些湿润。

    “真要说谢,你应该谢陆虹。”

    “因为是她提醒了我,不然这六人,早就变成了尸体。”

    秦飞扬道。

    柳木看向陆虹,拱手道:“谢谢陆姑娘。”

    “都是自己人,这么客气干嘛?”

    陆虹微笑道。

    那六人直到此刻也才恍然大悟,原来留着他们,是为了柳木。

    幽皇突然道:“那个女人呢?”

    秦飞扬简单的说了下。

    “呃!”

    闻言。

    柳木和幽皇都是惊愕无比。

    这折磨人的办法都能想到,少主也真是个人才啊!

    “那王远山呢?”

    柳木问。

    “和王悠儿走了。”

    “真是个笨女人。”

    秦飞扬摇头。

    柳木和幽皇相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

    虽然没亲眼目睹,但想也能想到,肯定是因为王悠儿的求情,秦飞扬才放过了王远山。

    柳木忽然挑了挑眉,道:“少主,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秦飞扬道。

    “虽然塔主的修为被废,乾坤袋也被你收缴了,但我建议,最好还是杀了她为好。”

    “毕竟她身份不凡,在玄武界有不少朋友,要是被这些人看见,肯定会对她伸出援手。”

    “尤其是万古盟。”

    柳木道。

    “放心吧,胖子会办得妥妥当当。”

    秦飞扬笑道。

    柳木点头。

    “那行了,都快修养吧,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秦飞扬道,眼中精光闪烁。

    “还要做什么?”

    那六人惊疑。

    “当然是毁灭天阳帝国。”

    柳木道。

    六人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这人是要把玄武界闹翻天啊!

    ……

    第二天早上。

    幽冥殿。

    “什么?”

    “总塔被灭了?”

    “一个不剩?”

    大长老,三长老,四长老,五长老,坐在一张茶几旁,看着眼前一个中年大汉,脸上满是震惊。

    “恩。”

    “现在这事,已经传遍整个玄武界,人人都在议论。”

    那中年大汉道。

    “这该死的小畜生,他究竟是什么怪物?”

    “总塔因为有万古盟这个后台,比我幽冥殿的整体实力还要强,居然都被他摧毁了?”

    “那我们还怎么找他一雪前耻?”

    三长老道。

    大长老,四长老,五长老都低着头,沉默不语。

    仔细看,能在他们的眼神里面,发现一股浓浓的惊恐之色。

    “不管怎么样,副殿主大人都已经对我们下达了命令,必须拿下他。”

    大长老抬头道。

    四长老道:“连总塔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能怎么办?”

    “还有万古盟。”

    “秦飞扬这次除掉总塔,等于是在打万古盟的连,所以我敢断定,万古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大长老道。

    四长老沉吟了会,看向那中年大汉,问道:“知道他的行踪吗?”

    “没人知道。”

    “毁掉总塔之后,他们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那中年大汉摇头道。

    四长老转头看向大长老,道:“就算万古盟出手,也得先知道他的行踪吧!”

    “这不难。”

    “天阳帝国和大秦有着解不开的恩怨,我料想这秦飞扬,早晚会去天阳城。”

    “因为天阳城是天阳帝国的帝都。”

    大长老眸中精光一闪,抬头看向那中年大汉,吩咐道:“你现在就去天阳城守着,一旦有秦飞扬的消息,马上通知我们。”

    “是!”

    中年大汉恭敬的应了声,便转身大步离去。

    但没走出大门,他又转身看向四大长老,道:“还有一件事,桃源城的人,也莫名的全部被杀。”

    “什么!”

    四人霍然起身,脸上满是吃惊。

    “属下亲自去桃源城确认过,满地的干尸,没有一个活口。”

    “并且在魔鬼之地的边缘区域,也是满地的凶兽干尸。”

    “那就是像是地狱一样,让人头皮发麻。”

    中年大汉道。

    “干尸?”

    “怎么会是干尸呢?”

    四人惊疑。

    “我也不知道。”

    “他们的血肉,就像被什么掏空了一样。”

    中年大汉摇头。

    四长老道:“难道又是秦飞扬干的?”

    “不是秦飞扬。”

    中年大汉道。

    “怎么说?”

    四长老看着中年大汉,问道。

    中年大汉道:“因为据那些人和凶兽死亡的时间推算,秦飞扬当时在总塔,所以不可能是他。”

    “不是秦飞扬那又是谁?”

    “我怎么不知道,玄武界有人拥有这么可怕的手段?”

    四长老道。

    “没人知道是谁?”

    “不过,有人从魔鬼之地深处的凶兽口中打听到,当时在桃源城的方向,好像有人突破到了伪神。”

    中年大汉道。

    “突破伪神?”

    大长老四人相视,道:“那应该就和此人有关系。”

    “那要不要彻查一下?”

    中年大汉问。

    “如果可以查清楚,最好查一下。”

    “但最主要的还是秦飞扬。”

    大长老道。

    “明白。”

    中年大汉点头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

    与此同时。

    天阳城。

    一座恢宏的大殿内。

    一个中年男子,身高能有一米八左右,颇为消瘦,身穿一件华丽的金色蟒袍,脚踏金靴,端坐于一张赤金的宝座之上。

    他面孔冷峻。

    目光极为犀利。

    两条浓眉,犹如利剑一般,扬到发鬓。

    他坐在那,犹如一尊神灵,浑身散发着一股莫大的威严。

    下方。

    一个中年模样的金甲男人,正将总塔被毁一事,徐徐道出。

    片刻后。

    金甲男人躬身道:“神候大人,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

    “厉害。”

    “连总塔都敢摧毁,抛开我们和大秦的恩怨,不得不承认,这小子当真是个人杰。”

    “秦霸天,也总算是后继有人。”

    蟒袍中年道,声音浑厚有力。

    “人杰是不错,不过万古盟,可不会让他这么继续跳下去。”

    金甲男人冷笑。

    “有万古盟出手自然最好。”

    “毕竟他手里的苍雪,我们天阳帝国也无法撼动。”

    “但慕星空一定要救出来。”

    “你马上吩咐下去,严查每一个进入天阳城的人。”

    蟒袍中年道。

    “神侯大人的意思是,这秦飞扬要来我们天阳城?”

    金甲男子惊疑道。

    “不错。”

    “作为秦霸天的后人,他怎么可能不来探查一下我们的实力?”

    “我估计,他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我们天阳帝国。”

    “所以,大家必须警惕起来。”

    “尤其是帝宫,要加强防范,在秦飞扬没有现面之前,一只苍蝇都不能飞进去。”

    蟒袍中年道。

    “好。”

    金甲男人点头。

    “去安排吧!”

    蟒袍中年挥手道。

    “属下告退。”

    金甲男人躬身一拜,便转身离去。

    “等等。”

    突然。

    蟒袍中年又道。

    “大人还有吩咐?”

    金甲男人转头狐疑的看着他。

    “慕天阳怎么样了?”

    蟒袍中年问。

    金甲男人道:“他在炼化凝神丹,凝聚神识。”

    蟒袍中年皱眉道:“去叫他来见本侯。”

    “好。”

    金甲男人点头,随后便快步离去了。

    “秦飞扬,你真是让本侯大吃一惊啊!”

    “不过面对强势的万古盟,你又能跳多久呢?”

    蟒袍中年喃喃,眼中闪烁着一缕缕寒光。

    不久!

    一道模糊的身影进入大殿。

    正是慕天阳。

    慕天阳看着上方的蟒袍中年,淡淡道:“炎神侯,找本帝君何事?”

    炎神侯挑了挑眉,道:“慕星空为了给你报仇,现在生死不明,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担心有用吗?”

    慕天阳反问。

    炎神侯一掌拍在扶手上,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慕天阳何时被人这样喝斥过?顿时也怒火中烧,喝道:“本帝君还想问你,你现在是什么态度?当着本帝君的面,你还高高在上的坐在上面,简直是放肆!”

    “放肆!”

    炎神侯大怒,道:“论辈分,本侯还是你的长辈,你敢这样对本侯说话!”

    “长辈?”

    “这点,本帝君不否认。”

    “但在帝王家,根本没什么长辈晚辈,只有君与臣!”

    “我是君,你是臣,你就得对本帝君恭恭敬敬!”

    “况且,本帝君还是一尊真正的战神,你有什么资格在上面俯视本帝君?”

    慕天阳傲道。

    “你……”

    炎神侯气得暴跳如雷,吼道:“你这么厉害,天阳帝国还不是毁在你手里?”

    “哼!”

    “早晚本帝君会夺回来的,你们这些老家伙就给我睁大眼睛看着吧!”

    “还有没有其它的事?”

    “没有的话,本帝君就告辞了。”

    慕天阳冷漠道。

    炎神侯长长的吐了口气,道:“本侯想知道关于秦飞扬的一切。”

    慕天阳手一挥,慕青出现。

    慕天阳看着慕青,面无表情道:“我没时间和他浪费,你来告诉他。”

    “是。”

    慕青恭敬的应道。

    慕天阳瞥了眼炎神侯,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目中无人的姿态,差点让炎神侯暴走。

    (本章完)
相关文章
  • 舞蹈手波浪的基本动作,攻给受下面灌牛奶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